在今天受了老師的當頭棒喝,我突然有很多話想要講。

  當初想報名研究所是因為高考一直考不上,想說可能是因為公職的參考書內容不夠精深,於是決定報研究所,所以說,當初報名補習班的終極目標並不是想考研究所,而是希望加強社會學與社會統計的強度,雖然我很弱,但老師的教學很認真,例子也舉得很實在,所以還挺容易吸收的(社理除外),雖然老師常常舉情人的例子,讓我每次都有感覺被刺傷的感覺(補研究所的當下剛巧失戀,所以聽到情侶的例子都會特別難過,希望老師下次可以不要舉那麼多情侶的例子,照顧一下剛巧失戀或單身很久的學生)。

 

  因為一開始的目標就不是考研究所(坐在我前面的女生更妙,她說她想當社會記者,所以來唸社會學,希望以後在分析時事的時候更具有批判性的觀點,這又不禁讓我想到,目的與手段的關聯性…),所以在補習班的這兩年,我一直都沒有很積極的向學,作業有在寫,可是從來沒繳過,就只是寫完放在自己手邊,怕交出去讓老師覺得更生氣,怕老師覺得,怎麼比別人多上了1年的課,吸收的卻比別人少。

  我從來不敢去想會考上研究所這件事,因為我很不用功,假日大家可能在寫作業,我卻還是在加班。被通知考上了,也只有當下看見榜單的那一刻有開心的感覺,接下來,當大家問我說考取的方法是什麼,我就開始心虛了,我不用功,上社理課常常恍神,我只能推說老師很認真,教了我很多東西,身邊有很多貴人,持續監督我寫研究計畫,要求長官幫我寫推薦函,還有,我從沒有放棄過讀書這件事,縱使我考了4年國考還是沒考上,但我相信有一天我會考上。

 

  雖然上課讓我有很大的挫敗感(因為社理課幾乎都聽不懂),沒上課的時間幾乎都在加班,根本沒有預習的機會,但是我還是堅持要去上課,感覺上就好像在進行的某一種儀式(這時候又想到科層制的儀式主義,持續做著某一件事,做到最後卻不知道為何而作,意義為何?),因為白天上班工作量很大,所以我一下課就會馬上衝回家睡覺,假日也常加班,所以,老師交代的作業,越遲交就越不敢交,我對自己最底限的要求就是不能翹課。

  在老師邀稿的時候,我一口就答應了,但我想要寫的不是考取心得,而是在補習班兩年來的感想,因為我自己知道,我不是個可以學習的好榜樣,唯一可取的,大概就是不放棄考國考這件事吧。所以說,堅持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堅持的動力來源也很重要!就好像老師龐大像黑洞般深不可測的教學熱忱背後,也有一股支撐著老師前進的力量。

 

  在老師教的這幾門課程裡面,社會學理論是我最無法吸收的課程,也是我最排斥的課程,社會統計和社會研究法還上得挺快樂的,所以,只要聽得懂,就會有學習的興趣!而社理,依舊完全摸不著頭緒,每次上社理課都讓我覺得頭皮發麻,如坐針氈。如果下次在教社理的時候,能夠先畫一個樹枝圖,把各國各大家的古人先分類的話,或許會比較好入門。我一直覺得,老師的教科書,圖太少,字太多太密,消化起來實在是有點吃力(雖然偶爾在書的一角會發現一則很逗趣的新聞或老師的眉批而會心一笑)。我在想,如果老師下次在介紹各國大家之前,先畫一個樹狀圖,樹枝不要太繁複,精要就好了,那或許會比較快記起來。(老師有個習慣會一直加東西,本來是很簡單的圖,到最後都會被老師畫得很複雜,看不出它原來其實是個很簡單的東西)

  學生都是被動的,主動的學生必然會獲得好的成績,因為她們比別人更努力(當然前提是要有對的工具跟方法)。老師曾在課堂上說,有些學生進到研究所之後就變得很消極,被動地學習,老師不希望我們以後變成那樣的學生,所以要訓練我們自主學習的能力。可是每次看見老師說繳作業的同學很少,透露出那種失望的眼神,就會覺得其實大家還是很怠惰。我一直覺得老師給得很多,而且也希望學生能夠有所回饋,但是老師還是一直在失望與重新燃起希望的情緒中不斷地遊走。尤其是每年到了快考試了學生還是不繳作業,老師就會特別焦慮,越到課程結束前,老師講課就會越急促,越緊張,我們的緊張其實是因為老師的緊張而緊張,老師的身體裡面好像有一個發條,催促著老師要趕快把課上完。我們都很想跟老師說,不要緊張,您一緊張就鬧胃痛,這樣把身體搞壞了,那就不能造福更多的學弟妹了!還有,老師的作息時間能不能提早一點或早上批改,不要老是當夜貓子,要多留一點時間給師母還有善待自己的身體才是。

  最後來說說我投考歷程。一開始沒有想要報台大是因為我根本不認為自己考得上,不過老師說要先去試槍,所以還是繳了很貴的報名費,連書審資料也是拖到最後一天的最後一刻才送到學校裡面,我記得書審資料是星期六下午5點截止收件,前一天晚上同事陪我修改研究計畫到晚上11點才離開辦公室,離開之前還叮嚀著我明天一定要去報名,就算研究計畫寫得再怎麼爛都要去,於是在大家的鼓勵下,我趕在5點鐘把資料送到。考試的前一天晚上,我還翻著老師整理的考古題,心理不斷os,這麼難的題目怎麼寫得出來。隔天,3月1日,進考場開始考試,教室超級大,看著應考人數105人,再看看出乎我意料之外的簡單考題,我整個傻眼!我的社理爛到連馬爺的歷史唯物論都答不出來,更甭提其他的,唯一寫的最好的,大概是失業浪潮吧。(因為我的研究計畫題目就是在討論失業的,而我的工作也跟就業有關)考完試後,心裡也有個底,也不用去期待了。沒有想到,我竟然還有資格可以參加口試,我只能說,我的書審資料還有長官推薦信或許都發揮了作用!(所以人脈真得很重要阿!平常就要做好事,常幫助別人,累積人力及社會資本)

  接下來就是口試的重頭戲啦!我又再去找了平日待我不薄的長官,向他請教面試的技巧,同事也很熱心地向我分享她當人資的經驗,於是我信心滿滿的準時到口試會場。在小會議室等待的同時,我聽見身邊的人在互相對談:「您好,我是xx事務所的律師,請多多指教!」另一邊則是不斷的用英文在指揮電話機另一頭處理業務,這時我才開始緊張,原來我的對手是這一群來自各方的社會菁英阿!那我這個看來毛毛躁躁的小毛頭應該也沒什麼勝算了!沒錯,我自始至終都對自己沒有信心,覺得今天能走到口試這一步實在是祖先有保佑!由於我是倒數第2號,時間已經中午12點40分,主考官們感覺好像想趕快結束去用餐,對我沒啥有興趣,口試我的人是號稱很難搞的周桂田老師,我一眼就認出他來了(在口試之前,我在台大國發所的網頁詳細瀏覽每一個可能問我問題的老師的專長領域),他開口第一句話就是,我的研究題目對於社會好像沒有貢獻度,我當場愣住,怎麼一開口就是批評哩?結果接下來老師的問題每一個都打得我信心潰散,雖然我很鎮定地回答老師的問題,可是老師的表情應該是不甚滿意吧。最後周老師問,為什麼我想報考國發所,我回答說,因為想要理論結合實務(實在是很八股的回答),老師接著問,理論是什麼?我好緊張的答社會政策、社會變遷、社會發展。(就是國發所網頁的簡介阿)然後周老師點了點頭,就這樣被請出口試會場了,一整個被打擊的我,心情實在是很低落,準備了充分的口試內容,結果都沒有用上,連很精彩的自我介紹也因為沒有掌握好2分鐘的時間而被打斷,我只能說,教授們要從5分鐘的口試裡挑出25個學生,那25個學生的運氣一定很好!而我竟然是那25個的其中一個。(這告訴我們,要好好把握黃金的口試5分鐘!)

  總結我考上的經過,我覺得,老師豐富的教學內容還有活潑生動的例子實在是功不可沒,還有同事長官的臨門一腳,加上自己勇敢及堅持的意志力。猶記在家族裡老師分享一篇考上學長的心得,他說因為報很多間研究所,一間接著一間考,所以有一次在台北考完之後坐客運殺到東海大學,下客運時天才剛亮,學長心裡想著為什麼要把自己逼到這個地步,考完試走出考場,他自己覺得寫得不好但卻也還是拿到了好成績。所以說,不到最後一刻,不可輕言放棄!只要有心,只要努力的方向是對的,只要上過陳老師的轟炸課,上榜就不會是奢望!

  謝謝老師對我們的厚愛,也很對不起讓老師失望,拖稿拖了這麼久,實在是因為都沒有上家族所以不知道老師在催稿,另一方面其實也是因為自己鴕鳥心態不敢去真實面對自己考上的事實。老師說的很對,我現下要想得是如何去充實自我,而不是繼續逃避!謝謝老師的棒喝!

 

p。s本來想趕在19號前寄給老師的,可是下班到家就已經11點了,所以拖到現在才給老師,對不起,這段時間都沒有音訊,久等了。我今天寫這篇,並沒有想要放在立言堂,只是想跟老師說,我不是騙子,我很逃避但我記得這件事,我為我的消極跟老師道歉。

 

美璉敬上 98/5/20  02:14 A.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owershutg3 的頭像
powershutg3

陳遠的社會科學院

powershutg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